【觀石錄】駱以軍/玩味

【觀石錄】駱以軍/玩味

圖/吳孟芸

一品狂妃 元婧
我 有 一座 诸 天城

說一個好笑的小事,幾年前,我的臉書後臺尚未被封印的時光,有一天我收到一個簡訊,說請我代言廣告一個日本生技公司(我記憶中是很有名的威士忌酒啊)新出的,類似補腦嗎或是清血管DHA之類的健康食品,我整個真是虛榮心爆棚,萬沒想到我個年輕一路倒楣艱困,居然有接廣告代言的一天!但內心超爽了不到一分鐘,讀那接下來要代言產品的介紹,啊,是什麼南極磷蝦油。嗚喵,可是我吃了快四十年素啊,雖然我根本很混是肉邊素,但這可不能亂鬧,我只好不看出內心波瀾地回信,跟對方道歉,我是素食者,不好代言這個產品。對方很禮貌的道歉,並撤回這個邀請。我多想跟他說有沒有其他的健康食品,譬如紅曲啦益生菌啦納豆啦,只要不是葷料,都可以找我代言喔。當然這一生一次「美麗的錯誤」擦身而過就過去了。

我有一方壽山石水坑「魚腦凍」,說來水坑,在清代文人筆下,就是隻遜田黃一階,轉身睥睨羣石的極高貴、稀少,且就和文人追求的心靈性晶瑩相通的「形意之存有」。水坑不像山坑諸礦,以當地石農對出礦周邊隨便抓個拙稚的地貌取名(譬如荔枝洞、鱟箕洞、雞母窩、太極頭、金獅峰);君看水坑之名:水晶洞、天藍凍、桃花凍、牛角凍、鱔草凍、環凍……皆以某種虛空中趨近的顏色,不,那種光影綽約、在神靈明滅間遊曳的,伸手一抓即逝,一定是一小羣文士玩石之聚,高雅知情趣的以極晶瑩的水坑石,附會某種光中又再變幻的波光粼粼。而水坑無大材,清代開鑿時便極艱難,後來礦毀成絕響,事實上在這麼難中難挖出之石,得晶凍者又是極薄或小小一角。所以水坑至民國基本難見,後來是晚近在高山挖出「水洞高山」,其質瑩潤水靈,其中亦有「水洞桃花」,「水洞硃砂」,或坑頭中有色近似也稱「牛角凍」者。但可知壽山石水坑,基本上或許上世紀六七○年代,這些倉皇渡海,在臺北仍小圈子迷石玩石的文人、失意之賦閒前政要,手中或間有水坑某種凍,都是輾轉隨身攜帶之小珍品。

我那方水坑魚腦凍,胎體就是像最晶透的白荔枝凍,凍地如果膠,但章體的一半以上,斜披着一大片不規則紅、金沙、白膏相間的色層,浮在章表面,竟真的像魚子累累,數百枚粉紅、銀白、金黃的微形小泡泡挨聚着;但透過那凝白肌理透視其內,則那硃紅與銀白、金沙,有些像某類極透晰的杜陵晶側面流水紋。但我這小章那內裡聳豎的結構,更錯縱、各垂下水紋又因那些紅點點與金沙纏綿,於是真有種魚頭鰓骨翻開,內中魚腦,既膏腴,又薄片與碎刺細微穿突之感。要將這種感覺確定,要有極高的審美意趣。說真話,現今的我,拿一方一萬元價位的老撾荔枝凍,白光中拖曳霞紅,其光色、其嬌豔,放在一旁,那顆小几號的壽山水坑魚腦凍立刻顯得黯淡。但可知,老撾凍章適合用來送禮,但這樣的老水坑魚腦凍,真的是文人拿來諦觀宇宙、與自己心靈之隨身滌盪品格之「小小凝凍夢境」,我們以湯顯祖《臨川四夢》比附之:《牡丹亭》、《紫釵記》、《邯鄲記》、《南柯記》,所謂仙、佛、俠、情,對桎梏人世的自由飛脫夢想,想像清代文人、且在較偏僻之南方,握這樣一方水洞晶瑩小石在手,或桃花雨後、霽色蔥蘢;或天藍之道家靈光,不迷本心;或牛角之茶晶,通透世理,且在徵逐心靈之美,又如谷崎潤一郎說東方耽美,有一種「陰翳之籠罩」;至於魚腦凍、鱔草凍,那更是一種與自然天趣,南方近水,熟悉水族波里自由的「變化」體會。

水坑已絕,其量少且無大料,也不符這三十年大炒的標的,所以相由心生,後來先後出現山坑但嬌豔的荔枝凍,或後來大出的芙蓉,乃至更晚近那像「壽山石之境的小行星撞地球」等級大事件的老撾石出現,某部分不也暗合人之耽美同時貪慾,渾淌成一種集體願力(業力),驚擾造化而顯現之「薛丁格的貓」?

另說起我另一方石章,我最初迷上壽山石那兩年,貪迷躁進,豬油蒙了心,在淘寶一間上海人開的「月X坊」,那真是個壽山石造假之大觀園,假冒各國大師知名的作品按高低價排架,而頂尖價位者圖片上看去,似乎精工又真假難辨。田黃、荔枝、李紅善伯、杜陵晶、彩虹旗降、青田封門青……各種名石,然後標示之合於那些珍品之天價,橫線畫掉打一折,剛入門如我,亂七八糟看了一些網路訊息,暗想是否壽山石市場崩跌,這個大店家跳樓大甩賣?其實認真說,淘寶買石(後來被《壽石雅集》那些神級藏家痛罵到不行),真正受騙也就是這家石商。

中秋連假新店裕隆城人車爆量 義交嘆「這時」恐更塞:震撼教育

當時我起了貪心,在他那下單買了一方「壽山荔枝凍薄意方章」,根本我沒摸過荔枝凍,三萬臺幣我想我撿了大漏啊。收到後也是白白潤潤偌大凍石,但說不清的和在網路各圖片、視頻看到的壽山荔枝凍就不是一回事?說來後來老撾石真的大舉傾瀉,那所謂老撾荔枝凍的晶瑩嬌豔,這不良石商若是拿這老撾荔枝凍來詐騙,我也心服口服。後來帶着迷惑,某個週末揣着這方石,到建國玉市,問一位擺攤賣老撾印章的小哥,他一眼說是「巴林蝦青凍」,寄賣託售他可以幫我賣這石的公定價六千元。我沒敢說我是三萬當壽山荔枝凍撿漏。之後又忐忑傳照片,問那時還不太熟,但我已在停止的網誌讀過他諸多篇關於壽山石各石種(包括極小的石種)之特徵判定,那位蔡宗衛(後來才知他是我文化中文系的學弟)請教,也是立馬回覆:「巴林蝦青凍,是不錯的石頭。」

我這才知在老撾之前,有一票人在玩巴林石,且區隔於巴林天價的雞血,同樣以其無法比壽山石之絕美,但以其量大、頂尖者確實色境奇幻可玩,而曾在某幾年炒過,當然等老撾之「絕世老二、百分之九十逼近壽山石各品類」,這巴林凍石立即被滅。我上網搜尋,意外發現,巴林石玩家,爲其凍石取名之意境,竟與壽山石水坑,那些清中葉福州讀書人有相同意趣,甚多同名:桃花凍、牛角凍、魚子凍,然後有其特色之水草凍、紫檀凍、雲水凍、羊脂凍、瀟瀟凍、鳳羽凍、飛瀑凍、蔥綠凍、霞光凍,再就是我這顆被狸貓換太子的蝦青凍。其實看玩巴林彩凍石之人的文章,他們對這種硬度一樣是2.5到2.7之間,軟凍宜篆宜雕鈕的,玻璃感更強的石頭一樣充滿了愛。其打翻了顏料架的色彩更自由奔飛,當然許多是爲了強附會這石天生的內在雜花,無法如壽山石將美之定義以章之方寸,聚焦於純淨之色。不以紛亂爲美。但譬如蝦青凍,我讀一篇博客文寫,那蝦青凍的青介於微光之灰,就跟他兒時在江南小鎮,春天小溪圳水下泥壁,點點灑灑攀附着上千只初生的小蝦,那蝦背透明薄殼真的就是那個輕靈的青。

水刃山 小說
將門

我意外的這一輾轉,得到了一種陌生的,某些心靈在其他種凍石上,追求的自由靈性。漫天大雨、高山雲煙、泥河流沙、飛鳥之翼、游魚之波光、還有「人比黃花又更瘦」的黃花凍。所謂巴林黃凍石中又分出雞油黃、密蠟黃、流沙黃、金橘黃,還有粉嫩超出之前印石色境暈染的玫瑰凍、女兒紅。我後來還是沒被這些美麗名字誆進玩巴林石之夢幻,但非常歡喜我原本因貪慾而起,幾年後也以合理價位買來小小一枚(就像18克、20克的那種小田黃),真的透明而內裡浮一層薄薄紗霧狀絲,確實美極的壽山荔枝凍,知道了「喔,這纔是壽山荔枝凍哇」,但在那時原被世間之惡鑽縫侵入的破綻,卻得到「蝦背青」這麼美的名字的一顆凍石章,卻也是浮生意外之緣啊。

A上去了!《我內心的糟糕念頭》聖誕短篇灑糖官方逼死同人 市川大意了沒有閃

我们无法一起学习

顧人怨同事請他每天「代買咖啡」 過來人建議:對付厚臉皮直說NO

11月15日,沈阳故宫玩出新花样,这波操作我给满分!